登陆

镜头向下

admin 2019-08-21 323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镜头向下
聚集一户农家的七十年
稿件来历:新华每日电讯 草地周刊

本报记者王俊禄、许舜达

初夏,浙江黄岩凉棚岭村。

翻开压箱底的老相片,看着5岁的孙子在小院儿里蹦蹦跳跳,叶兴法的目光有些迷离——和近70年前那张衣冠楚楚的全家福比较,相同的阳光,却不相同的温度。

“爸爸妈妈、哥哥、姐姐,拍这张全家福时我还没有出世。”

叶兴法手中的这张老相片,是《浙江日报》老记者徐永辉拍照的。从1950年初按下快门的一会儿,徐永辉就与叶家有了不解之缘,追寻拍照了近70年,也成果了一段美谈。

韶光飞速流通,被一张张泛黄的相片拼剪成集。剪影开端是饥饿、褴褛、贫病,渐变为团圆、丰盈、充足。

扎根泥土的相册、不计其数个镜头,记载下了浙江甚至我国乡村的前史变迁。70年光影虽无声,70年人世已剧变。

首张全家福充溢忧郁

“婆婆93岁逝世,最喜欢吃腌菜,改不过来。”叶兴法的妻子王丽英大嗓门,说话嘎嘣脆,死后十来个坛子的泡酒,主要是给她喝的,“现在住的是高楼,赚钱有门道,打乒乓去礼堂,跟我刚到叶家时天差地别。”

70年前叶家的困境,一张全家福是最好的见证。

1950年初,正是新我国建立不久,百废待兴之时。20岁的徐永辉刚刚成为《浙江日报》记者,到嘉兴采访。一天早晨,当他路过七星乡二村村口时,遽然听到一阵奶声奶气的歌声:“解放区的天是明亮的天,解放区的公民好喜欢……”

徐永辉循声望去,原来是两个衣冠楚楚的孩子,在晒场上蹦蹦跳跳地歌唱。他们穿的衣服,是用破布旧絮拼成的。作业习气让他将相机举起,可相机盖刚翻开,孩子们就吓得哭着往家里跑。

徐永辉追了两步,不远处的破屋子里走出来一位男人,怀里抱着一个婴儿,两个孩子躲在了大人死后。往屋里一瞧,一家5口人挤在不满10平方米的灶披间里,只需半张桌子,一只铁锅,全家人就蜷缩在一张破棉絮铺的木板床上。

目击这一幕,同样是苦身世的徐永辉一阵心酸,他想给这家人拍张全家福留作回忆,“我能翻身,镜头向下信任他们也能翻身。”

徐永辉和大人扳话,得知男主人叫叶根土,是一位雇农;女主人叫高阿二(音)。三个孩子分别是大女儿叶桂凤7岁,大儿子叶兴富5岁,次子叶兴友1岁(叶兴法生于1962年,是叶根土最小的儿子,其时还未出世)。

征得赞同后,他对着叶根土一家按下了快门。这张充溢忧郁的全家福中,叶根土一家衣冠楚楚。除了叶根土显露一丝笑脸,孩子们一脸苦相和警觉。妻子是扶着墙面走出来的,身体非常衰弱。

这是叶根土的第一张全家福,也成为这个故事的起点。

第一个“十年”日子大有起色

徐永辉在嘉兴市郊拍下那张“全家福”后,心里一向惦念着叶根土一家。1954年秋,徐永辉重返嘉兴七星乡,却发现叶根土搬迁了。当地农人告知他,这户人家现已搬走,石沉大海。

直到1957年,徐永辉第五次去找,才从当地一位老太口中得到头绪:叶根土带着全家回到黄岩。事实上,在第一次别离之后的两年里,叶根土完全迎来了人生的转折点,接连遇上农业丰盈,攒了点钱,所以决议全家回到黄岩。

1959年,新我国建立十周年前夕,徐永辉又曲折从头找到现已回黄岩的叶根土。此刻的叶根土有了自留地,养了肉猪,日子大有起色。

看到叶家日子面目一新,徐永辉慨叹地举起相机,拍下了第二张全家福,并将叶根土一家天翻地覆的改变写成报导,题为《一户人家十年间》,在1959年9月22日的报纸上宣布。

相片成为陪嫁的“传家宝”

尔后,叶根土一家与徐永辉的联络更为严密。

1962年,叶根土的大女儿出嫁。在那个年代,成婚证更像一张大奖状,而新人们最盛行的打扮是:男人穿中山装,女士梳齐耳式短发。

至于陪嫁品,单车、手表、收音机和缝纫机是最时尚的“四大件”,也被称作“三转一响”。

受邀参加婚礼的徐永辉,决议把自己拍的全家福《一户人家十年间》,扩大后送给叶家。

10月3日,叶家一片欢天喜地。房子里摆放着新娘子的陪嫁品,挤满了前来贺喜的同乡。叶桂凤出嫁那天,叶根土把镶有《一户人家十年间》相片的大相框,当成了女儿的陪嫁品。他吩咐女儿:“这是咱们家的"传家宝",是用钱买不到的!你要把这个"宝"传下去。”

这一场景,也被徐永辉用相机记载下来,并撰文《陪嫁的“传家宝”》,在1962年11月6日的《浙江日报》上刊发。《公民日报》《我国青年报》等报刊也纷繁转载并专门宣布谈论。

叶根土因而成为全省出名的推陈出新、破旧立新,运用家史对子女进行艰苦斗争、革命传统教育的带头人。一位画家将桂凤出嫁的场景画成了年画出书发行,轰动一时。那组《陪嫁的“传家宝”》相片,被我国革命前史博物馆保藏。

从困苦娃到先进青年

相隔十年,徐永辉第2次见到叶根土的长子兴富时,他现已是小学五年级学生,也是叶家祖祖辈辈第一个进书院的人。再往后的1963年5月,18岁的兴富参加共青团,更活跃地参加家园建造。

1964年12月,兴富荣耀地从军了。徐永辉欢喜地赶到新兵营,见到穿上簇新戎衣的兴富。

第二年,徐永辉去探望兴富。领导和战友们都称誉兴富守纪律、肯吃苦,练兵场上活跃领先,取得了特等炮手称谓;但凡脏活重活、义务劳作,他都抢着干,是学雷锋的活跃分子。徐永辉为他快乐:这个年青人成熟了。

临别时,兴富悄然告知徐永辉:“我想入党,做一名无产阶级前锋兵士。你说成吗?”“成,当然能成!只需你尽力。”徐永辉当即予以鼓舞。

过了一年,兴富不负所望,成了一名荣耀的我国共产党党员。

一个普普通通的乡村青年,从脱节贫穷,参加少先队、共太原科技大学青团,到生长为一名解镜头向下放军兵士、一名党员,这一亲眼所见的进程,让徐永辉慨叹万千。1969年,兴富复员回乡。第二年,他迁往嘉兴农垦场安了家。

第四个“十年”叶家更兴隆

1984年5月1日,徐永辉受叶兴富约请到嘉兴做客。徐永辉看到宽阔、整齐的居室,房子里摆着时兴的家具,自行车、缝纫机等一应俱全。

“咱们碰上了好年初。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今后,乡村兴隆,农家殷实起来了。咱们四口之家两个劳力,一年纯收入就有1500元。”兴富配偶争相说道,“现在的孩子可享乐了,穿戴要时尚样式,吃喝要改换把戏。”

看到孩子们洋溢着美好的笑脸,徐永辉不由忆起往事——1950年为叶根土一家拍全家福时,兴富也是一个孩提,脸上却是一副惊慌的神态,与眼前的孩子构成多么激烈的比照。徐永辉不由慨叹:同一片土地,同是农家的孩子,呈现的精神面貌天壤之别。

那时,兴富是嘉兴农垦场七分场的场长,运营着500多亩地步。徐永辉将兴富一家劳作、日子、学习的场景拍成一幅幅相片,以《前史的一页》为题刊发。

次子叶兴友出世于1949年,拍照第一张全家福时仍是抱在怀里的婴儿。1989年9月12日,徐永辉应叶兴友的约请,到黄岩凉棚岭村共度中秋佳节。

徐永辉记住特别清楚,那天,他从县前街花了一毛钱,租了一辆自行车骑到凉棚岭。太阳映照着村落,显得分外美丽。机耕路两旁的橘林硕果累累;透过橘园,见到连片的晚稻正在吐穗扬花;远山田园间,一排排新建农宅装点其间,一派蒸蒸日上的现象。

徐永辉拍照了兴友一家和乡村十年变革呈现蒸蒸日上的现象,以题为《一户人家四十年》进行了报导。报导反应火热,谈论以为这是一部我国农人在党领导下的翻身史,也是一部我国在社会主义建造中的行进史。

1994年2月9日除夕之夜,徐永辉带着盯梢拍照的叶根土一家四幅“全家福”,登上了央视春晚舞台,展现给了全国亿万观众。

年青一代续写故事

1974年,叶根土逝世,至今已45年。“爷爷过得好日子不多。”孙子叶伟平说,多期望他能看看现在的日子。

前史激流滚滚向前,叶家年青一辈敏捷生长,镜头里有了更多关于芳华的斗争故事。

叶根土的大孙子叶胜忠,20岁那年成为一名造纸厂工人。叶胜忠秉承祖辈和父辈朴素宽厚的质量,兢兢业业埋头苦干,曾两次取得厂里的优秀团员称谓,评为“青年岗位能手”。

杨辉军,叶桂凤的大儿子。这些年他和妻子在上海近郊承揽10多亩土地栽培大棚西瓜,一年能有几万元积储。2009年,杨辉军和女儿杨希晨双双参加我国共产党。至此,叶家四代都有了党员。

2008年,叶兴法夫妻俩花了40万元(借了一部分),将原先的两层老房推倒,建了两间三层高的小楼,一家人住上了宽阔整齐的新房。

最近这些年,叶家更有了不少新改变。

小院正南方向的杨梅山,原是早些年叶兴法和乡民们一同挖石矿、背石头的当地,现在被生气勃勃的植被掩盖,甭说挖山镜头向下,砍棵树都有人管。山下是桂花树、葡萄架,经常蜂蝶飘动。“绿水青山便是金山银山”,村里路通了,水清了,环境好了,村里的杨梅、茭白等农产品简直不愁卖。

2013年,叶家的第一个研究生杨希晨结业,徐永辉兴奋不已。当年6月8日那天,天刚蒙蒙亮,84岁的徐永辉只身乘坐火车赶往上海,记载下了叶家第一个大学生结业的场景。

叶根土的第二个孙子叶伟平,在2012年和朋友合办了一家模具厂。2014年,叶伟平买了一辆别克凯越轿车,成了叶家第一个具有小轿车的人。2014年10月,叶伟平举行婚礼。徐永辉应邀前往,又记载下叶家第三代的热烈婚礼。

“婚礼的日子选在国庆是有考究的,咱们家不能忘掉新我国的恩惠,没有新我国就没有咱们的新日子!”叶兴法说。

而在叶伟平看来,假如没有徐爷爷记载的相片,晚辈们很难感触老一辈们过着怎样的日子。“现在家里改变太大了。就像徐爷爷说的相同,没有党的领导,就没有咱们现在的美好日子。”

一张农户合影与一个年代群像

徐永辉是浙江日报高档记者,曾任浙江省政协第五、六届委员,我国拍照家协会常务理事。从20世纪50年代开端,徐永辉就以“盯梢拍照”这一特别的新闻手法,反映祖国一日千里的改变。

10年、20年、30年、50年……70年;第二代、第三代、第四代;成婚、生子、入党、从军、盖新房、买新车……叶根土一家的命运变迁,成为徐永辉镜头下的鲜活体裁,叶根土家里有什么大事、喜事,也总在第一时间和徐永辉共享。

出于“当前史变迁记载者”的作业任务,徐永辉一次次按下了快门。至今,徐永辉盯梢拍照叶根土一家已近70年,成了叶家四代“最亲的人”。

本年2月15日和16日,徐永辉在90岁生日时又来到黄岩、路桥采访叶家。回到杭州后他就病倒了,但仍坚持在病床上校正自己的书稿,为近70年不间断拍照画上句号。

除了叶根土一家,徐永辉还跟拍了浙江余杭农人汪阿金、龙泉扫盲榜样李招娣、兰溪种田女状元胡香、金华青年陈启达等人,以及他们的家庭成员。5月上旬,徐永辉精选了300多幅相片,结集出书了《家国全国:十户人家七十年》一书,分10个华章展现10户人家的70年变迁。

新书首发式上,徐永辉在回望初心时说:“我是一个学徒身世的人,从小没有机会念书,可我一向有梦。新我国建立前,我最大的愿望便是"在解放区找到一个有饭吃,有作业做,还有学文明和读书的当地";新我国建立后,我成了一名拍照记者,我的镜头总是对着身边的普通百姓,由于我盼着他们的日子越来越好,我盼着咱们的国家越来越强壮。我这一辈子,只专心了一件事:盯梢拍照。我在我国乡村采访了70年,发自内心地与农人交朋友,重视和记载着我国乡村的巨大改变。这本书的出书,让我圆了梦。”(参加采写:张良)

作者:参加张良

镜头向下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